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媒体评共享单车退押金难:有了信用还需要押金?

媒体评共享单车退押金难:有了信用还需要押金?

2018-09-20 15:25

  原标题:深观察|共享单车退押金难:有了信用,还需要押金?

  当下,共享单车正在进入洗牌期。一些公司倒闭,用户要拿回押金成了大麻烦。

  有企业提出“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有的企业则更绝,要求全国消费者去其位于成都的公司拿押金。网友调侃说,自己想去成都十几年了,这次终于找到了理由——去拿酷骑的押金。

  据“新华视点”记者初步梳理,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而按今年8月的相关报告,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就近100亿元。

  这么多的押金,就是顶在共享经济消费者头上的一盆凉水。企业一旦出现经营不善倒闭,就会把消费者浇个透心凉。比如,共享汽车EZZY的倒闭,单个用户押金损失高达2000元,因为法律维权成本较高,用户几乎束手无策。

  如何破解共享经济出现的押金困局?

  之前,有法学家提出押金第三方监管模式。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认为,“一对一的租赁模式,变成了一对多的押金,就产生了金融属性,应该由第三方监管。”但据新华社的调查,资金第三方监管“有名无实”。酷骑单车之前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表示,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

  从法律性质上说,单车押金属于物权法所规定的“动产质权”,不应当混同于企业的其他债务,应该在企业清盘时得到优先偿付。但是,从目前的清盘破产实践来说,并没对消费者的押金给予特殊的优先保护。企业一旦倒闭,拖欠的供应商的货款、房租,因为企业债权人有专业力量维权,反而更容易得到保护。

  那么,就有必要反思:共享经济中押金的本质是什么?互联网时代还需要押金吗?

  在互联网信用时代之前,商业经营的预设是“陌生人社会”,商家、消费者双方都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了解一个人的行为品格、经济能力,是需要巨大成本的,更缺乏事后追究的便捷渠道,这就导致了过往的商业模式依赖高门槛,通过设置押金、扣押证件来形成制约。

  而如今,互联网信用评价在走进现实。人们在网上消费、电子支付、转账、缴纳公用事业费用,支付宝等电子支付端甚至可以进行报税、医院挂号、查询出入境证件办理,这会形成海量的电子数据,这些数据真实地刻画了当事人的经济状况、信用水平,而且因为信息的真实性,也对当事人形成有效制约,正所谓“人在做,云在看”。云服务本身不仅是存储通道,而且是随时记录、随时提取、无所不在的信用服务。

  在共享经济模式中,应该更好发挥互联网信用的作用,以信用制约双方,推进“零押金”经营。几乎没有人会因为贪一辆共享单车,就把自己多年来积累下的信用毁于一旦。

  事实上,在共享经济模式中,押金的地位正在发生动摇,因为有了互联网信用的约束,以及相关的风控提升,押金不再是必需品。以共享充电宝——街电来说,在推行信用免押,并接入芝麻信用的相关风控措施后,其用户订单量涨了6倍,而用户逾期7天不归还的比例仅为0.014%。这次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高调地立了flag,表示将消灭押金,让免押金成为信用城市的标配,

  其实,以互联网信用逐替代押金,更关键的作用是使共享经济模式轻松上阵,剥除其金融集资属性,彻底打消经营者对押金“动念头”,把心思放在怎么通过共享经济运营上。

  我们复盘之前共享单车的经营局面:市场竞争这么激烈,面对行业TOP2巨头,还是有这么多投资愿意入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经营者看中了押金的现金流动性,把押金当成了“天使投资”,即便经营亏损,也可以拿消费者的押金垫上,这就形成了经济学上的“道德风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院长龙卫球教授甚至直言:收取押金的行为到底是正常的质押还是变相集资,必须先有所判断。如果属于后者,没有特定授权和程序则可能涉嫌违法。

  今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其中提到信用平台对于分享经济的重要意义:“积极发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作用”,“积极引导平台企业利用大数据监测、用户双向评价、第三方认证、第三方信用评级等手段和机制,健全相关主体信用记录”。

  信用平台正在成为整个互联网+,特别是分享经济的“基础设施”。信用服务能使互联网+的经营模式更加轻质化,避免大量的押金留置在企业手中,这剥除了共享经济不应该有的金融集资属性,降低了消费者的风险。以网络信用代替押金,将可能成为共享经济标准模式。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