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北京大兴火灾幸存者:死里逃生后面临去留抉择

北京大兴火灾幸存者:死里逃生后面临去留抉择

2018-09-20 15:22

  原标题:大兴火灾幸存者:生死考验后的去留抉择

  死难者离开了这个世界,活下来的人要退到六环以外,还有人无路可退、不得不离开北京。

 (11月22日,西红门镇新建村牌楼入口,现场已经拉起了封锁线,不能随意进出)

(11月22日,西红门镇新建村牌楼入口,现场已经拉起了封锁线,不能随意进出)

  《财经》记者 刘思维/文 朱弢/编辑

  车怡岑(腾讯新闻谷雨实验室)/摄影

  11月18日的这场火灾注定成为聚福缘公寓租户们人生的转折。

  18日晚18时15分,北京市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二村新康东路8号聚福缘公寓发生火灾。据官方统计,这起火灾造成19人遇难,8人受伤。当晚21时06分,地下冷库明火被扑灭。

  死难者离开了这个世界,活下来的人要退到六环以外,还有人无路可退、不得不离开北京。

  死里逃生

  意识到起火后,李国华做了一道决定生死的选择题。

  公寓二层有东西两个门通过外挂楼梯连接大街。在他的印象中,东门并不常开,于是果断用衣领掩住口鼻,向西门爬去。浓烟漆黑,整个楼道被罩得密不透风,吸进一口就有窒息感。指引他的是记忆、手机屏幕微光和楼道的一盏小灯。最终他从西门逃到了大街上,在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李国华凝视着地面上的几口黑痰,意识到自己捡回一条命。

(新建村内,一处已拆除的棚房。工人正在检查电线)

(新建村内,一处已拆除的棚房。工人正在检查电线)

  李国华事后听说,烟从连接东边地下室与一楼的通道处涌上来,如果当时他判断失误选择从东门逃生,很可能已经命丧黄泉。他工作的4S店每周两次的消防培训和每月一次的消防演习救了他,使他成为最早逃出火场的人之一。

  李国华觉得比自己更幸运的人是小霍。他俩是火灾之后认识的,劫后余生的两个孤身汉子互相递烟以缓解焦虑。17日下午,小霍刚把离预产期十几天的妻子送回德州老家。火灾发生时,他和李国华一样是最早从西门逃出来的幸存者。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此幸运。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目前,此次火灾共造成19人遇难。其中,男性11人(18岁以下6人),女性8人(18岁以下2人)。遇难者名单显示,除了两个孩子是大兴本地户籍,其余遇难者户籍地均不在北京。

  聚福缘公寓二层和三层的305个房间中租住着400余人,他们大多彼此陌生,李国华只跟左右两家邻居打过照面。李国华爬出楼道的过程中没看到其他人。他一面懊恼逃生时没能敲开几个邻居家的门,兴许能救出几条人命,一面自我宽慰一心往外跑是求生的本能。

  他们是谁

  王春城说,心里是抗拒“外来务工者”这个称呼的,因为“外来”意味着不被认同。他也不认为自己是“北漂”,“北漂来北京是为了梦想”。王春城的目标明确:多挣钱。

  在北京打拼十余年,王春城目前在工地做工程管理人员。要坐到这个位置并不容易,要求有充足的经验,看得懂图纸,能够协调整个施工队的运转。再加上跑滴滴做代驾,收入虽然不稳定,但好的时候也能月入过万。在北京,这样的收入水平甚至高于一些公务员和白领。

  不过,这十几年来,王春城一直租住乡镇民房,火灾前就住在聚福缘公寓,一月房租600元。这是为了省钱。和那些外表光鲜的“月光族”不同,他用攒下来的钱在河南老家县城买了两套130平米房子后,还有些积蓄。压力与动力都来自农村务农的父母和在老家上一年级的孩子。

(新建村内,随处可见带着行李正在撤离的人)

(新建村内,随处可见带着行李正在撤离的人)

  居住在聚福缘公寓的人们有着和王春城类似的特征:外地人、出身农村,做点小生意或者打工,赚钱是最主要的目标,享受生活对他们而言是奢侈。

  前两个月,妻子搬来北京和王春城一起生活,妻子在住处附近一家超市打工,月工资两三千元。火灾发生时,夫妻俩都在上班,因而躲过一劫。

  逃生出来的小霍缓过神后,第一时间给怀孕的妻子和同在北京打工的父母打了电话,他怕新闻出来之后他们担心。

  李国华没人可以联系。他是黑龙江人,2008年来北京找前妻复婚,婚没复成,孤身一人留在北京,他有汽修技术,每月四五千元工资足够糊口,但他没有积蓄。安卓手机是分期付款买的,他把互联网+、资本市场、原始股、上市这些词汇挂在嘴边,这几年来挣的钱都投在了各种投资项目上,没赚过一分,反而赔了五六万。

  这些打了水漂的钱里有一部分来自兄弟姐妹,钱没了,他不敢再联系他们。孩子已经成人了,但他没负过责任,也不敢过问。父母已相继离开人世,他是真正的一个人了。

(11月23日, 新建村内的外来人口正陆续撤离,大部分商户已经拆除)

(11月23日, 新建村内的外来人口正陆续撤离,大部分商户已经拆除)

  火灾之后这几天,聚福缘公寓所在的一整条胡同被封闭起来,死里逃生的人们不敢走远,在寒风中苦守警戒线,各怀心事。

  小霍想着停在公寓外的汽车和房间里的身份证。他打算一旦封闭解除,马上回房间取回身份证,驱车赶回德州老家。只要四小时,就能见到妻子,陪她住院生宝宝。王春城和妻子关心屋里的财物,后者穿着一双单鞋,冻得直跺脚也不敢走开,如果封闭解除后别人先进去,屋里的几张银行卡和双十一刚到的一堆快递难保不会被顺手牵羊。

  李国华紧张火灾的调查,他主动到派出所反映自己事发前目击的“可疑情况”。但在操心这些之前,李国华他们想的最多的还是晚上睡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