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租购并举加速度 各地如何发力“租购同权”?

租购并举加速度 各地如何发力“租购同权”?

2018-09-20 15:13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 姚冬琴 张燕 | 北京、深圳、佛山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6期)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总书记的这一重要讲话无疑给住房租赁市场再次注入一针强心剂。从市场层面看,从7月底住建部等9部委发布《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并划定12个试点城市4个多月以来,住房租赁市场已经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火热景象:

  各地政府新政频出、集体土地进入租赁市场、长租REITs破冰、房企密集布局,甚至连互联网公司也想分羹住房租赁市场。

  从政府到各类市场主体,每一方都看好住房租赁市场,而他们的每一个动作也都在推动着这个市场的发展。

  “购租并举”4个字在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时便已现身,但如果说4个月前还是一个只停留在文件中的表述的话,如今“租购并举”已经由“将来时”变为“进行时”,并正在开始加速度。

  4个月以来,住房租赁市场正在发生哪些新变化,又会给这一本已火热的市场带来哪些新的期待?

  地方政府新政策

  各地如何发力“租购同权”?

由政府主导,集监管、服务、信息于一体的官方房屋租赁平台是租赁市场的“基础设施”,也被视为各项政策落地的抓手。

  视觉中国

  由政府主导,集监管、服务、信息于一体的官方房屋租赁平台是租赁市场的“基础设施”,也被视为各项政策落地的抓手。   视觉中国

  

  住房租赁,已经成为我国住房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前期已出台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相关政策的基础上,首批开展住房租赁试点的12个城市,以及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正在积极推动新政的落地。

  >> 补建租赁市场“基础设施”:杭州、广州、武汉、成都等推出官方房屋租赁平台

  不同于房屋买卖要到相关部门进行备案,住房租赁市场长期处于监管“盲区”。虚假房源、合同不报备、房东随意涨租、更改租期、“二房东”现象屡禁不绝等,都是目前租赁市场上存在的痛点。

  由政府主导,集监管、服务、信息于一体的官方房屋租赁平台是租赁市场的“基础设施”,也被视为各项政策落地的抓手。

  今年7月,住建部等9部委在《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中要求,多措并举,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建设政府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就是其中一项措施。

  7月过后,各地政府主导的住房租赁平台相继亮相。8月21日,成都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启动试运行,截至11月7日,出租房源信息多达272355条,其中已签约房源268953条;9月29日,杭州住房租赁监管服务平台上线试运行,一个月累计访问量近60万次,累计挂牌房源37244套;10月19日,广州推出政府住房租赁平台“广州智慧阳光租赁平台”;11月1日,由武汉房管局联合中国建设银行打造的武汉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上线运行;成都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日前开始试运行,并首次公布一批房产经纪人黑名单……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在12个试点城市中,除上述城市已推出官方住房租赁平台外,其他城市均提出搭建政府住房租赁平台,并明确了时间表。例如,沈阳提出,12月底前实现官方平台的全部设计功能;厦门提出,年底前形成基本框架、实现初步功能,明年6月完善;广东肇庆提出,争取到2018年底建立相对完善的住房租赁交易服务平台。

  在12个试点城市中,有4个城市(广州、深圳、佛山、肇庆)在广东,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张少康日前表示,未来由政府主导建设的住房租赁交易平台,将与住房交易和不动产登记数据信息充分对接共享,实现放盘—交易—备案—评价—数据发布一条龙服务,严把房源真实关,并逐步将各类城中村租赁住房纳入平台统一管理。

  在12个试点城市之外的一些一线城市,官方租赁服务平台也应运而生。10月31日,与北京住房租赁新政同步,北京住房租赁监管服务平台正式上线。监管平台完成主体认证、房源查验、合同备案等工作;服务平台提供租赁信息发布、网上签约、登记备案申请、资金监管、市场主体信用信息查询、信用评价等服务。

  在北京房地产业协会秘书长陈志看来,形成统一的监管平台和服务平台,有利于政府实施统一监管,实现信息数据的共享。

  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宇嘉认为,建设政府住房租赁平台,为机构开展专业化、规模化的租赁经营创造了基础,还为租赁下游衍生产业创造出了商机,比如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REITs)、房屋装修、电商提供的所有生活服务(租客休闲娱乐、快递服务)等。

  >> 增加租赁增量——国企成市场“压舱石”

  在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过程中,各地都积极发挥国有企业的引领和带动作用,支持相关国有企业转型为住房租赁企业,并提出了具体的落实目标。

  7月底,成都便提出,到2017年年底,成都将组建或改建3~4家国有住房租赁公司。

  南京市在《南京市住房租赁试点工作方案》中明确,市级层面由市国资委统筹明确参与试点国有企业,原则上不少于两家;区级层面由各区政府、江北新区管委会各确定至少一家国有企业开展规模化住房租赁试点。2017年国有规模化住房租赁企业不少于14家。

  沈阳也出台了细致的方案:2017年12月底前,组建两家国有住房租赁平台公司,通过建设、改建、收购或长期租赁等方式取得房源并负责房源的租赁运营和管理,完成1万套公租房建设、500套存量房源收购、确定一到两个改建房源项目。到2020年,国有住房租赁平台公司形成一定的市场规模,持有的住房租赁房源占全市增量的20%、总量的10%。

  上海的表态也很明确。9月15日,上海市政府发布《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表示,“通过国资国企的引领和示范,尽快增加市场供给,稳定市场租金,将国有企业打造成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稳定器、压舱石,并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吸引更多的企业投身住房租赁产业。”

  7月24日,上海市国土局出让的分别位于嘉定区和浦东新区的两宗“只租不售”地块,是上海首次推出租赁住房用地,要求竞得人须100%自持70年。这两宗“只租不售”地块,最终花落张江集团和嘉定发展集团。

  有分析人士认为,要求房企100%自持、“只租不售”的地块拍卖,意在为租赁市场增加供给,并增加机构房源在市场中的占比。

  9月13日,上海再次成功出让租赁住房用地。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长宁区和徐汇区的4宗租赁住房用地,被上海地产集团成功以16.88亿元的底价摘得。

  短短40天内,上海6宗租赁住房用地成功出让,全部是被国企竞得。

  >> 人才争夺:倒逼“租售同权”?

  在越来越多的城市将“人才公寓”作为吸引人才的“标配”之时,各地为了争夺人才而放宽落户条件是否也在悄然推动“租售同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