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湖南桃江肺结核阴影下班级:高烧40度才能请假

湖南桃江肺结核阴影下班级:高烧40度才能请假

2018-09-20 17:45

△在医院就诊的同学

△在医院就诊的同学

  北京青年报“深一度”微信公众号消息,8月6日晚,桃江四中364班,三名男生因肺结核同时休学。

  消息在这个高三文科优生班传开时,还没人察觉出事情的严重性,甚至觉得有些新奇好玩,羡慕他们能够回家。

  之后,班上陆续有学生出现咳嗽症状,希望请假去医院检查。当时,班主任还认为这是“小感冒”,准假时没给学生好脸色。

  没人预料到,这种“小感冒”症状开始扩散,请假的学生离开后再也没有返校。

  8月10号,学校安排364班学生集体血检,查出7例结核病。截至11月16日,湖南卫计委通报,共发现29例肺结核确诊病例和5例疑似病例,另有38名学生预防性服药,共计72名学生接受治疗和管理。

  “桃四0806事件”

  364班的同学,将这次肺结核风波,私下称为“桃四0806事件”。

  正是从8月6号开始,全班才注意到肺结核这个病。

  当晚,班主任易跃新走到3个男生跟前,随即把他们叫到办公室。据班上同学回忆,这3名男生已经吃了好几个月的药,还曾因带病上课被班主任表扬。但因涉及个人隐私,多数人都不曾问及具体病情。

  没人觉得奇怪,猜想3人可能被叫去搬运新到的书籍。但晚自习还没下课,3人回到教室,开始收拾东西回家,休学的消息就此传开。

  疑虑在同学们的心里蔓延。课间,大家凑到一起议论,有知道内情的同学说,他们得了肺结核。

  “没觉得不对劲,就是有点怪。”陈昌的同桌在今年元月就查出了肺结核,平日里对茄子、生姜等食物忌口。“他一直在上学,没有休学过。”在陈昌看来,如果这病传染且足够严重,学校是不会允许他继续上课的。

  但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班里接二连三出现咳嗽症状,几乎每天都有人提出请假。原先,这个容纳了89人的教室,被连成排的桌凳填满,行走不便。如今,不少位置被空了出来。

  据多位同学回忆,学校的消毒措施是从8月8号左右开始的。上午四节课结束后,会有几个着装简易的五六十岁的爷爷,背着农家打药机,在教室各个角落喷洒消毒水。

  巴士消毒液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午间,学生趴在药水味儿很浓的课桌上小睡。晚自习下课,学校会再次安排熏艾草烟消毒。

  此后,介绍肺结核的防治资料下发到同学手中。得知这种病为严重的传染疾病后,剩下的同学开始无心上课,紧张、恐惧的氛围浓烈起来。

  陈昌也不例外,几例肺结核在班上曝光后,他猛然想起一个多月前,自己有一次吸气胸疼、咳嗽的经历,当时没怎么注意,但如今,他迫切要求一次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陈昌患上了穿孔性肺结核。母亲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带他去另一家医院复查,病情再一次被确诊。

  陈昌也在8月份休学了。截止到目前,他的肺部已有十余处穿孔。

△疾控中心对就诊同学的登记表

△疾控中心对就诊同学的登记表

  高烧40℃才可以请假

  恐慌在8月16日前后达到高潮。

  8月10日,学校为364班安排了一次集体血检,7名确诊的同学被强制休学。

  桃江县疾控中心结核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结核病潜伏期较长,且结核杆菌能通过咳嗽、打喷嚏的简易方式传播,感染后随时可能发病。

  因为害怕,364班同学在8月16日基本戴上了口罩,但班主任认为剩余同学血检没问题,“不要搞得那么严重,弄得人心惶惶”。次日,口罩被统一撤下了。

  每天早晨6点,桃江四中高三学生都需要到教室晨读英语、语文、文综,晚自修则延长到近11点。

  平日里,班主任对364班管控严格,寄予厚望。上一届高考中,桃江四中录取率创新高,成了老师和学生共同的压力。班主任规定,早晚自习不允许上厕所,请假的标准是达到高烧40℃。在此前批假过程中,班主任不希望学生因为“小感冒”耽误学业。

  桃江四中是市级重点高中,不定期会进行“筛考”,成绩好的同学转入优生班,成绩不好的转去普通班。

  2015级364班是年级15个文科班中唯一的优生班

  然而从事发至8月19日集体放假,令人羡慕的364班不复存在。其它班同学窃窃私语:“别去那个班,有传染病。”

  厕所、走廊过道、食堂等公共空间里,无论哪儿,364班学生都不得不忍受着异样的眼神,大家都唯恐“闪躲不及”。

  李沐记得高考报考那天,四楼的低年级学生对班级指指点点。两名同学上体育课时,遇见进364班教室的老师,脱口而出:“你看,那个老师不怕死!”

  “传染病源”、“学校祸害”等话语陆续传到364班学生的耳朵里,大家甚至希望364班能尽快从学校“消失”。这段时间,学校安排的放假没能提前,家长提出全体停课的强烈要求也遭拒绝。

  即便处在这一期间,364学生最担心的依然是,“月考就快来了”。至于传染病,他们做了最坏打算,不幸感染上,吃药就能好,不会有副作用,更不至于休学。

  因此,当8月19日提前放假的通知下来,大部分同学心情都不错,“幸福来得太突然。”一个同学在日记里写道。

  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次“得意地”走出校门后,30余人至今没能复学。

△病情证明

△病情证明

  一场特殊的“同学会”

  364班的艺术生周洁没有赶上这一次恐慌。

  7月16日至8月19日,周洁在长沙学习传媒专业知识,避开了疾病爆发期。当妈妈收到班主任微信,要求每个同学到桃江市疾控中心做检查时,她甚至觉得没必要。

  出门检查那天,周洁穿了黑色长T、短裤、球鞋。一路上,她沉浸在回家的幸福中。在长沙集训的日子很苦,练形体时拉筋疼到流泪,最近一次彩排,她还熬了个通宵。

  来到桃江市疾控中心,看到走廊过道上都是同学,一堆堆聚在一起说话,周洁半惊讶、半兴奋。她没预料到和同学分开一个月后的重聚,会是在医院里。

  “要不我们在这里开一个聚会吧。”她和大伙开玩笑。

  没过多久,这种轻松的氛围消失了。一些同学出了检查结果,脸上填满忧虑;一些同学在皮试时肿了起来,开始担心自己被感染。

  周洁是自己去取的报告单。“没事吧?”妈妈问。

  得到“双肺感染”的回答后,周洁能感受到妈妈的心沉了下去,“她就说了一句,‘完了’。”

  周洁才最后才意识到自己面临着休学。回家后的两个月里,她时常独自锁在房间里,摔书本、捶打床上的棉絮,不相信这一切真实发生了。

  一次晚餐,妈妈和回家后的父亲发生了争执,他把女儿患病归咎于妻子照顾不周。11月初,母女俩从家里搬到了出租房。母亲开始和一群家长走上了维权路,讨要说法,希望帮孩子争取到终身医保。

△一位同学的病中日记

△一位同学的病中日记

  休学、服药、副作用

  “人生本应该顺风顺水,至少在高考来临前应该是这样。”同是艺术生的王雅在日记里写道。

  8月21日,在确诊为继发性肺结核后,王雅开始用药。为了不错过吃药时间,她将原先提醒上学的三个闹钟更改了时间和备注:

  早上6:30,吃药;

  上午10:00,吃药;

  下午16:00,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