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媒体谈虐童者“心理罪”:向弱于自己者发泄不满

媒体谈虐童者“心理罪”:向弱于自己者发泄不满

2018-09-20 17:08

  原标题:虐童者的“心理罪”

  11月19日,是“世界防止虐待儿童日”。这是非政府组织“妇女世界首脑会议基金会”于2000年所定,意在呼吁人们关注受虐儿童。然而,两起虐童事件却给这个日子蒙上了阴影。

  上海携程亲子园的保育员存在系统性虐童行为,比如击打孩子头部并将其推倒在地,给孩子喂芥末等等。事后,上海长宁警方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的三名工作人员及实际负责人郑某予以刑事拘留。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公布了该案的调查情况,认定这是一起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社会影响极坏。

  不久之后,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存在猥亵、针扎幼儿,给幼儿喂食、注射不明药物等行为的情况被曝光。目前,北京警方正在根据家长反映的情况进行调查取证,涉事老师和保育员已暂时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一时间,舆论沸腾,矛头指向监管部门的同时,也指向了幼儿园的工作人员。网上某些言论“磨刀霍霍”,指责工作人员“十恶不赦”“心理变态”“必须严惩”,也有人指责他们的虐待行为将给儿童留下难以愈合的心理阴影。然而,当虐童者被贴上极恶之人的标签后,他们随之也成为了受害者。

  虐童者走出幼儿园,可能是“老好人”

  幼儿园虐童事件时有发生,人们的反应往往是,这么可爱的孩子,他们怎么忍心下这样的毒手,不是蛇蝎心肠、心理变态是什么?

  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教师申子姣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发生在幼儿园的虐童事件,有众多心理层面的原因可以解释,不应该给幼儿园中的虐童者统一贴上心理变态的标签。

  申子姣认为,幼儿园教师不单纯是管理一群孩子那么简单,还牵涉到个人的心理调整、情绪管理等。在与孩子的沟通过程中,既要将心理年龄很低的孩子视为与自己人格平等的个体,又要在孩子撒泼不听管教时,有效管理自己的情绪。

  这些都要求幼儿园老师具备一定的耐心和心理素质,“人是复杂的动物,有时情绪失控,被孩子惹烦了,她们想快速解决办法,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便做出了体罚甚至更极端的行为。”

  在申子姣看来,引发教师虐童事件的机制,可以从心理学中找到依据,其一是“踢猫效应”。父亲在公司受老板的气,回到家将孩子臭骂一顿。孩子心里窝火,狠狠去踹身边打滚的猫。猫逃到街上,正好一辆卡车开过来,司机赶紧避让,却把路边的孩子撞伤了。

  心理学上著名的“踢猫效应”,描绘的是一种坏情绪的传染所导致的恶性循环——向弱于自己或者等级低于自己的对象发泄不满情绪,而产生的连锁反应。

  “有的老师处在别的环境中时,可能是老好人,对领导的话言听计从,对朋友的侵犯一再容忍,而当他们面对孩子时,呈现出权力的不对等。作为弱势一方的孩子,有可能成为其发泄对象。”申子姣认为,低收低下、工作压力大,社会评价不高以及职业认同感缺失,导致幼师群体有着严重的负面情绪,这些都可能成为他们虐待儿童的导火线。

  早在2012年,温岭虐童幼师颜艳红拎着男童双耳让其双脚离地的事件被曝出后,记者采访了被刑拘的颜艳红。颜艳红与男朋友经常吵架,她不反抗,只是哭,在空间里写下“我的要求不多,我也没有说过什么要求,只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吼”。“对某些人的火,全发泄在学生们身上。烦。”她告诉记者,“感觉自己是一个弱者”。

  申子姣认为,儿童不善于表达与交流,使其易被去人格化,施虐者将其当成物品,低估了自己的行为对孩子心理方面的影响。这也是一些教师对虐童行为“不以为然”的原因。当被记者提及颜艳红的一系列虐童行为时,她只平静地说出两个字:好玩。

  在情绪的表达上,调查表明受虐待的学龄前儿童对其他儿童的难过缺乏敏感性, 受身体虐待的儿童对痛苦和不幸有不适当的反应, 而不是对有关的情绪或悲伤的表达。当旁人得不到儿童受虐的信息时,施虐者进一步被纵容。

  尤其是当旁观者很多的时候,受虐儿童没有向具体的人反复释放求救信号,或者因为旁观者都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将虐待儿童的行为平淡化、日常化,他们或是等待其他人先行动,或是宁愿得罪不太会表达的儿童,也不愿冒着风险将虐待行为上报而得罪同事,这就形成了典型的旁观者效应。

  北京师范大学曾对北京市50所不同体制幼儿园的447名教师进行过调查,调查显示,虽然因工作重压下产生的身心疲劳与耗竭的状态呈严重倦怠的幼儿教师只占2.9%,但出现明显倦怠倾向的教师人数却达一半以上。按被调查教师所选题目的百分比排序,幼儿教师的职业倦怠依次表现为疲惫不堪(88.5%)、担心出事(86.7%)、焦躁不安(65.9%)和经常只想一个人呆着什么话也不说(65.6%)。

  这说明,关乎儿童身心健康如此重要的职业,被社会“轻视”了。对幼师心理健康方面的关怀,尤其匮乏。当然,要预防此类事件发生,建立幼师准入机制、严格审查办学资质、日常教学监管到位,同样不可少。

  法律无法整肃人性,却可制裁犯罪

  杨成杰,河北廊坊安次区永华道“1+1幼儿园”园长,因涉及对园内12名幼女实施猥亵、奸淫,于2012年7月5日被刑事拘留,之后因涉嫌猥亵儿童被逮捕。法院一审判定,杨成杰犯强奸罪、猥亵儿童罪、重婚罪、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对于经济赔偿方面,法院只支持了各方因此案而发生的医疗费、鉴定费、交通费等总共1万余的赔偿数额,平均每家只有1000多元。

  “比身体上的伤害更可怕的,是笼罩在孩子心灵上的阴影。”家长们欲哭无泪。幼儿园与学校沦为孩子们的“地狱”,不止发生在中国。

  韩国电影《熔炉》,根据真实的幼童性侵案改编。该片热播后,引发了韩国民众的持续关注,在舆论疾呼之下,韩国光州警方组成特别调查组,再次着手对“仁和学校事件”进行调查,案件涉案人员被重新起诉。

  与此同时,韩国政府为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陆续修改和通过了一系列法案,其中,又以《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又名“熔炉法”)最为知名,该片因此被称为“改变韩国国家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