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局级党委经中央批准直接改组 出了什么问题?

局级党委经中央批准直接改组 出了什么问题?

2018-09-20 16:23

  原标题:中央批准,这个局级党委直接改组

  11月16日,北京市委在市委党校召开了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会上讲话。

  大会以视频形式,开到全市处级以上单位主要负责人。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这次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的议题主要是“深刻剖析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等违纪案例。”

  经北京市委常委会会议研究、中央纪委审核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对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予以改组。会议通报了北京市委的改组决定,并对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的上级党组织失职失责进行了通报问责。

  “对一级党委进行改组,是最严厉的问责手段”,蔡奇在大会上放了狠话,“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发生的严重问题,教训极其深刻。这个案件犹如当头棒喝,再次警醒全市,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管党治党必须从严从紧从实,必须以坚如磐石的决心常抓不懈。”

  那么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究竟是个什么单位?究竟有哪些问题,以至于其党委报经中央批准后被改组呢?

  据北京菜篮子集团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理委员会,成立于1993年,是北京市政府派出的、专司农产品流通职能的正局级事业单位,寓发挥公益职能于企业化经营管理之中,对应成立了北京菜篮子集团有限公司。

  北京菜篮子集团有限公司下设6家全资公司、3家控股公司、1家参股公司。官网称:截至到2016年年中,全系统资产市场估值约300亿元;农产品交易额138亿元,年增长率10%以上;覆盖京内外农产品供应保障基地100余万亩,特需农产品年供应额达1000万元。

  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理委员会下设的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是北京市政府1995年投资兴建的国有大型综合批发市场。

  据其官网显示,该市场是农业部定点批发市场、国际批发市场联盟理事会成员、北京市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商务部“双百市场工程”支持的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全国农产品综合批发市场“五十强”市场,是北京市十大批发市场之一,是搞好首都“菜篮子”的重点工程。

  可见,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是一个跟首都百姓柴米油盐酱醋茶息息相关的正局级事业单位,管理北京菜篮子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这两个农产品龙头企业。

  去年12月至今年3月,北京市委第七巡视组对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进行了专项巡视。4月19日,市委第七巡视组组长周京生反馈了巡视情况。

  周京生当时指出了三方面问题,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存在的“党委有名无实”问题。

  周京生说:“党的领导严重弱化,以班子会代替党委会,党委有名无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缺位,班子思想政治建设薄弱,纪检工作长期空白;党委的工作制度匮乏,用制度管党治党差距较大,管党治党不严不实,违规用人问题突出;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下属单位党的组织体系不健全,基层党组织不发挥作用”。

  当时,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书记赵文广在巡视情况反馈会上表示:管委会党委诚心认账、诚恳接受、照单全收,把不折不扣的落实巡视反馈意见、做好整改工作,作为全系统当前和下一阶段工作中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精心组织、周密安排、举一反三,集全系统之力,狠抓整改落实,确保取得工作实效。

  赵文广作出如上表态时,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领导班子成员全部在场。事隔7月,他们面对的是所在党委被改组这一结局。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经党中央批准,北京市委对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实施改组,这是北京历史上首例依据党章党规作出的改组决定。

  作为对党组织最严厉的问责手段,《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出台前,党组织被改组的案例并不多见。

  2014年,山西塌方式腐败爆发后,党中央对山西省委领导班子作出重大调整。“政事儿”(微信ID:xjbzse)发现,关于此次调整,中纪委反腐大片《永远在路上》、新华社报道《大破之后有大治,大耻之后有大勇》、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道《问责,改变反腐战局的“利器”》,采用的表述都是“改组性质的调整”、“改组式重要调整”。

  去年7月,《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颁布实施,条例将“改组”列为对党组织的三种问责方式之一,规定“对失职失责,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本身又不能纠正的,应当予以改组。”

  此后,党组织被改组的案例逐渐增多,但被改组的多为村党支部。

  “政事儿”(微信ID:xjbzse)统计,去年底以来,至少有三个村党支部被改组。

  去年12月,长沙市望城区乌山街道高冲村党支部被改组,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该村爆发了套取征拆补偿款窝案,多名村党支部成员严重违纪。

  今年6月,浙江金华浦江县浦阳街道铜桥村党支部被改组。金华市纪委称,以该村党支部书记赵杏旺为首的部分党员干部,利用职务便利私设小金库达40余万元并挥霍34.5万元,“鉴于该村违纪人员较多,涉及面广,党支部本身已不能纠正错误,县纪委常委会经研究并报县委批准,决定对铜桥村党支部予以改组”。

  11月,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新湖镇后泊村党支部被改组。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后泊村2014年被认定为山东省省级贫困村,脱贫攻坚任务较重,可一些村两委委员却虚报骗取、套取扶贫资金。

  本次正局级事业单位——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被改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原副院长甄小英对“政事儿”(微信ID:xjbzse)说,党中央批准改组一个正局级单位的党委,此举释放出执纪必严的强烈信号。

  党章党规关于“改组”的规定:

  党章规定,“党组织如果在维护党的纪律方面失职,必须受到追究。对于严重违犯党的纪律、本身又不能纠正的党组织,上一级党的委员会在查明核实后,应根据情节严重的程度,作出进行改组或予以解散的决定,并报再上一级党的委员会审查批准,正式宣布执行”。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将“改组”列为对党组织的三种问责方式之一,规定“对失职失责,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本身又不能纠正的,应当予以改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