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四川天全二中“感恩费”:家委会代表称捐款未沟通

四川天全二中“感恩费”:家委会代表称捐款未沟通

2018-09-20 16:12

  原标题:四川天全二中“感恩费”后续:家委会代表称捐款未与学校沟通

  四川雅安市天全县第二初级中学(以下简称:天全二中)家长会劝捐“感恩费”一事,该校教师和家委会代表表示,关于捐款补偿教师一事,家委会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学校沟通。

  天全二中多名教师11月16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教师杨震说,学校办学资金不足,通过家长资助的方式来解决一部分办学资金,也是可以的。“(捐款)这个事是家委会倡议捐的,不是我们(教师)在授意。”

  而家长毛英则表示,是家长会前孩子拿老师手机打电话要的钱,“家长会上老师给我们说,他们选了3个家长代表开会决定捐款1200元……如果自愿捐款,我捐4元也是钱,为什么一定要捐1200呢?”

  律师余超分析认为,根据《慈善法》规定,家委会不是慈善组织,没有公开募捐资格,不得开展公开募捐活动,学校把教室提供给家委会从事与教学无关的活动,应由教育主管部门调查处理。

  四川省社科院社会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胡光伟指出,教师辛苦不是募捐的理由,办学资金不足可向政府申请,“绑架”家长捐款涉嫌违法。

  雅安市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亦龙11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经查账,用于天全二中“奖教助学”资金目前有50.82万元,捐赠资金尚未使用。基金会将与天全县教育局沟通,如非自愿捐赠,基金会将按照规定程序将款退还捐赠者。

  教师:

  家长资助弥补办学资金不足是可以的

  11月16日,经天全二中协调,该校3名教师及两位家委会代表接受了澎湃新闻采访,就“感恩费”事件作了答疑和说明。

  “这个事是家委会倡议捐的,不是我们在授意。”天全二中政治课教师杨震说,第一次捐款的具体时间他已记不清,但此次捐款的事情他是在11月12日开家长会时才得知,“非常感动”。

  杨震说,天全二中自办学以来都是全寄宿制学校,目前有学生1000多人,大多来自农村,基础差、底子薄。孩子们的入校成绩语文、数学这两科与同类学校相比,平均分低了10分,但一学期下来,他们超过了30分,由此获得了家长们的认同,“靠什么得来的?靠孩子们的努力,靠老师们的付出,靠学校的管理。”

  杨震称,学校是公办学校,办学成本特别大,每个月烧热水给学生洗漱,天然气费用就要3万多元。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到晚上十点半就寝,全灯、全水电,每年每个孩子的办学成本是840元,学校办学困难,通过家长资助的方式来弥补办学成本严重不足的情况,“解决一部分办学资金,我认为也是可以的。”

  八年级(4)班班主任何琴也表示: “当时开家长会我在外面跟家长交流,不知道捐款的事情,回教室后家委会告知时我很感动,”何琴说,此前第一次捐款,班里没有人向她提及捐资助学活动。他们班上56名学生,有51名家长捐款。

  七年级(1)班班主任赵丽说,她是从澎湃新闻的报道中才获悉此事件,随即向家长了解情况。经她了解,是家长自发组织的。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苦。”赵丽说,从早上6点钟起床,到晚上8点半回家,有时候晚上上课回家时已9点多,每天上班时间12个小时都不止。与此同时,天全二中因校舍是新建的,各种基础设施不完善,办学资金透支又大。“中午困了就在办公室趴着睡,没有教师宿舍,满足不了休息需求。”赵丽说,无论是给学生免费打电话,还是课后帮助学生辅导,所有老师没有收取任何报酬,“我敢对天发誓”。

  据赵丽描述,她当了21年教师,工资每月就3000多元,“我们也有自己的孩子,需要自己的休息时间,我女儿说‘妈妈我还不如你的学生’,我问‘为什么?’,她说‘你对你的学生很有爱心,摆事实讲道理’,我听了后想哭。”

  教师们均称,关于家长捐款,事前他们并不知情,甚至开家长会捐款时也不知情,但澎湃新闻11月12日采访时,有人用点钞机向家长收款时,该校多名教师就在现场。

  同时,家长们告诉澎湃新闻,这是继今年3月捐款后,天全二中第二次要求学生家长捐款。

  家委会:

  捐款补偿自始至终没跟学校沟通

  按照家委会代表的说法,老师们的辛苦、孩子的成长和学校的现状,家长们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以自愿捐款方式表达对学校教育的关心、认同。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此次捐款,七、八年级捐1000元,九年级学生要中考所以捐1200元。

  “情愿捐一点钱,把孩子管的巴巴适适(妥妥当当),”家委会代表王志强说。据他介绍,他的孩子在天全二中九年级就读,班上共49个学生,此次捐款的家长有45人,共计捐款54000元。

  作为家委会代表,王志强简要介绍了家委会的情况:其孩子所在的班级共5名家委会成员,起初通过自荐、推荐、举手、投票的方式选举出来,原则上要学校距家较近,要听取家长意见,及时反映给学校。

  王志强说,天全二中老师辛苦付出,但现在的学校,教学还有很多东西达不到外界私立学校的条件,家长们为了安安心心在外打工,直接给教师钱又不要的情况下,通过网络查询到雅安市教育基金会的信息,原意是通过自愿捐款来补偿老师,这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我们打工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他坚称,关于捐款补偿教师一事,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学校沟通。

  “有没有考虑过有些家长左右为难?”对此,另一名家委会代表刘梅坦言,当时只想着即使困难家庭捐了款,也是在为自己的孩子好,考虑是不周全。刘梅说,起初他们通过在家长群号召,得到其他家长的支持。

  “全部捐款1000元,为何这么统一?”刘梅沉默一会说:“应该动员的时候说的1000元,没有把问题给人家解释清楚,考虑不妥,这是没文化造成的。”

  王志强和刘梅告诉澎湃新闻,家长捐款的资金,最终都是打进了雅安市教育基金会的账户,学校若使用这笔款项,需经得家委会的同意

  王志强向澎湃新闻出示的汇款单据显示,11月13日,他个人向雅安市教育基金会汇款54000元,并附言“天全县第二初级中学奖教助学金”。

  雅安市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刘亦龙11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经查账统计,发现2017年11月份以来,有11位以自然人身份的爱心人士通过网络异地转账的方式,汇入基金会面向社会公开的捐赠账户,共计资金50.82万元,用于天全二中“奖教助学”,目前捐赠资金尚未使用。他表示,基金会将与天全县教育局沟通,如非自愿捐赠,基金会将按照规定程序将款退还捐赠者,“这事我们不会直接与捐赠人接触,跟我们无关,看教育局走程序。”

  关于天全二中今年3月第一次捐款资金的去向,天全县教育局和校方均称在雅安市教育基金会的账户没有使用过。

  刘亦龙说,基金会查账主要针对此次捐款,第一笔捐款的事情,教育局、校方均没有与基金会沟通,“我们也会按规定处理这个事情,再明确要求基金会的办事章程。” 

  专家:

  辛苦不是募捐的理由

  “如果自愿捐款,我捐10元或者100元,就算捐4元也是钱啊,我们是农村家庭,也是贫困家庭,你不知道有多困难,为什么一定要捐1200呢?”天全二中学生家长毛英说。

  毛英11月19日告诉澎湃新闻,她的孩子就读天全二中九年级,在家长会前孩子拿着老师手机打电话要钱,“他说跟去年一样的捐款要1200元,在娃娃身上的事我们不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