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这位老人去世后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这位老人去世后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

2018-09-20 16:08

  原标题:这位老人去世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但历史永远不会逝去…… 

 2017年11月17日,在江苏南京,佘子清的家人亲友为他送葬。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2017年11月17日,在江苏南京,佘子清的家人亲友为他送葬。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83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再也等不到他在第4个国家公祭日的讲解了。

  17日晨,将雨未雨,佘子清老人安静地躺在南京西天寺殡仪馆。两天前,他与86岁的杨明贞老人同日离逝,使得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人数定格在了“98”。

  今年重阳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宣布:幸存者仅剩百名!

  100,99,98。冰冷数字变化的背后,是那段灾难历史见证人的消逝。

  “每一位老人的逝去,都是历史记忆的损失,意味着最宝贵的活证人正越来越少。”

  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上世纪80年代,我国启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登记,当时登记在册人数超过千人。

  佘子清曾是馆里年龄最大的义务讲解员,服务时间超过3000小时。

 佘子清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向记者讲述当年侵华日军屠城史(2014年12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佘子清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向记者讲述当年侵华日军屠城史(2014年12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他常常跟我们说,铜版路上有我的脚印,哭墙上有我妈妈的名字,我有发言权。只要一息尚存,就要坚持把这段历史讲给世人。”

  佘子清的儿子佘琛说。

  “前几天纪念馆负责人来探病时,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做道歉的手势。他是想说,今年的国家公祭仪式没办法到场了。”

  女儿佘瑾悲痛地说。

  馆内的“哭墙”上镌刻着一万多名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姓名,是他的母亲,他邻居的大姐大伯……这些“符号”是留在他心底的音容笑貌。

 佘子清在南京西康路回忆当年被日军用枪托砸伤头部的经历(2014年12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佘子清在南京西康路回忆当年被日军用枪托砸伤头部的经历(2014年12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 摄

  每一次的讲解,都是直面惨痛的过往。讲到义愤处,他会现场展示头上被日军枪柄砸出的伤疤。讲到母亲被日军残忍杀害时,又常常泪流满面。

  老人的话语就像一支烛光,虽然微弱,但经年累月,足以点燃人们珍爱和平的精神火炬。“作为他的后代,我们将继续传承。”追悼会上,佘琛在悼词中这样写道。

  “见证者正在凋零,但历史不会逝去。”张建军坚定地说。

  海外幸存者:浮生若梦 记忆永存

  祖母被人从病床上拽起摔死、父亲客死他乡、母亲一听到皮靴声就发抖,原本的小康之家被战火蹂躏得家破人亡……即便已过去80年,常年在海外生活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道煃对童年时的悲惨经历依然刻骨铭心。 

  如今重提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李老先生说,不是为了记住仇恨,而是想让历史不再重演。 

  狼烟四起 颠沛流离在北京家中,85岁的李道煃给新华社记者看一张翻拍的老照片。竖版黑白照上,3岁的他蹬着一辆儿童三轮车,两边分别坐着裹小脚的母亲和穿马褂的父亲。那是1935年的南京。

  李道煃至今还记得:“当时我很想要照相馆里那辆小三轮车,大人们哄我说,等过年了拿压岁钱给我买,却一直没有兑现。” 

  一个显然很幸福的家庭很快被战争带来的苦痛淹没了。拍完这张照片不久,父亲被派往湖北银行工作,留下母亲带着7个子女和老祖母生活。 

  李道煃从此再没见过父亲。后来辗转听说,父亲1938年因痢疾病逝,遗体无从找寻。当时中国已烽烟四起,日本军国主义铁蹄已至,留在南京的李家人自顾不暇。

  2016年12月13日,入夜,各界人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祭场内手托红烛、低头哀思,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守灵暨烛光祭活动。 新华社记者 孙参 摄

  1937年12月,听说日本人要进城,母亲带着最小的女儿和儿子李道煃离开位于南京古钵营的家,躲进了难民区。其他子女跟着叔伯们躲进农村。有病在身、行动不便的祖母和一位伯母留下了。 

  在难民区度过了狼狈恐惧的3个多星期、逃过大屠杀这场劫难,等李道煃随小姐姐和母亲回到古钵营,家中已是一片狼藉。后来听邻居说,祖母被日本兵从床上拽下来摔死了,伯母遭强暴。 

  “日本侵略者害得我们家破人亡,”李道煃如今说到往事,声音仍有点颤抖,“日本人离开后,母亲落下了毛病,一听到皮靴踏地的声音,就不由自主地发抖。” 

  几个月前,为参与拍摄南京大屠杀80周年纪录片,李道煃和夫人重访故居——南京白下区古钵营11号,昔日租住的平房只剩下门牌号。他还探访了当年的避难所——宁海路一座洋房以及金陵女子大学文理学院。后者当年收容了数千名难民,主要是妇女儿童,如今是南京师范大学校址。

 2016年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新华社记者 孙参 摄

2016年12月13日拍摄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现场。 新华社记者 孙参 摄

  镌刻记忆 不忘初心

  李道煃从那场浩劫中幸存下来,熬到了抗战胜利,等来了1949年解放,人生才逐渐有了亮色。他16岁就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前身),在南京市团委参加工作,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4年,他被调到北京的中央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工作,离开了生活32年的南京。 

  因为工作变动,李道煃还在香港和澳大利亚生活过几年。1997年,他和老伴移居新西兰。“这些年常回北京住。我们打算过阵子彻底回国,叶落归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