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娱乐八卦 > 北京大兴火灾过后:新建村撤离

北京大兴火灾过后:新建村撤离

2018-09-20 15:50

  原标题:大兴火灾过后:新建村撤离

  11月18日晚,大兴西红门镇新建村发生火灾。事故共造成19人遇难8人受伤,18名涉案人员被刑拘,火灾原因仍在调查中。

  起火点位于新建村新康东路8号一处公寓内。一名救援者提到,公寓二楼排列着几百间出租房,走进逼仄的过道,“像迷宫一样。”

  这里生活着400余名租户,他们多是附近的打工者,因为房价低、距上班地近等原因,蜗居在此。

  工商资料显示,新建村地区拥有82家服装制造企业。在这里,“布料加工、裁剪、回收”的广告牌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服装加工作坊遍地。

  “如果没有这场火灾,应该还能干到年底”。一名作坊老板介绍,火灾加速了新建村的腾退。火灾又加速了外来人口的腾退。一批批住户往村外走,拖着行李包裹,一度把街道为得水泄不通。

  迷宫

  一条条长而深的胡同,将大兴西红门镇新建村划分成一个个片区。多数胡同内,伸开双手就能扶在两面墙上,左右是两到三层的低矮自建房,有的还再搭建一层简易房。

  远远望去,新康东路8号这栋白色外墙已发黑、电线杂乱架着的“聚福缘公寓”,在一排居民楼和商铺中间,并没有什么显眼之处。

▲大兴西红门镇新建村火灾现场。新华社发

▲大兴西红门镇新建村火灾现场。新华社发

  但公寓被熏黑的红底白字招牌,则显示这里曾发生一场火灾——时间是11月18日晚,伤情是19人死亡8人受伤。

  事件刚发生时,招牌上面的联系方式还能打通。公寓法人表示正往北京赶,他听说是地下一层的冷库着火了,烟雾顺着地下通道上来,熏到了租户。

  租户有400多人,大多住在二楼。大兴“11·18”火灾事故媒体通报会提到,当晚21时06分,地下冷库明火被扑灭。起火建筑东西长80米,南北宽76米。其中,地下一层为冷库区,正处于设备安装调试阶段;地上一层为餐饮、商店、生产加工储存服装等商户;地上二层、局部三层均为出租房,总面积约8300平米,共305间房。

  “房屋紧挨着并排而建,有5排,一米多宽的过道从中隔开,每排两侧各有几十间,中间共用一堵墙,面积从几平米到十几平米不等。”3个月前,赵明与妻子搬进公寓二楼,他们的房间约10平米,月租600元。

  赵明说,公寓共有东门、西门及楼西墙上的一个铁梯3个出入口。租户上楼需从一楼沿楼梯通道进入。“两个大门平时是开放的,房间离哪个门近就从哪上,铁梯平时是锁着的。”

  曾参与救援的附近一家快递公司员工介绍,公寓二楼密密麻麻排列着几百间出租房,过道只有两人并排宽,进去“像迷宫一样。”浓烟中,他在楼梯口迎上一名挣扎着外逃的男子,并将其拖下楼。

▲火灾救援现场。新华社发

▲火灾救援现场。新华社发

  蜗居

  聚福源公寓的房间面积都很小,价格也便宜。在此租住3年的刘华介绍,从四百多到七百多不等。

  “来这住的多是附近打工的,就是图个便宜。”赵明说,平时进出还算方便,西门也一直有保安看守,只不过禁止使用燃气、不能烧煤,在屋里做饭得用电磁炉。

▲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的牌楼。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的牌楼。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摄

  搬进公寓前,他并未考虑过居住环境,甚至消防条件也没在意。赵明回忆,在这栋几百人居住的公寓里,没有安装手动火警报警器、消防栓等消防设施。“唯一的消防设备,就是楼道里放着的灭火器,隔20米左右会放两个。”

  “下个月开始收200元取暖费,(这里)是集体供热,不让烧煤。”租户李扬称,此前一段时间,常听到“咣当咣当”的声音,变压器也总跳闸。

  因为天冷,事发时多位租户都关窗户在房间呆着。“我是突然接到朋友电话,说看到公寓这边有烟。”在附近服装厂上班的一位租户说,自己打开房间门一看,才发现楼道里烟已浓到看不清东西,一路摸索着跑下楼逃生。

▲新建村事发地附近的一处公寓楼内。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新建村事发地附近的一处公寓楼内。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聚福源的地下一层还和附近的吉源公寓相通。“当时烟也跑到我们这边了。”吉源公寓的租户葛勇介绍,三四年前,聚福源公寓打算当作菜市场经营,后效益不好转作公寓。此前他注意到,公寓门口附近有个地下通道,不过常年封锁,无法进入。“听人说是冷库,有时路过,会看到里面亮着灯。”

  相同的是,吉源公寓房间面积也不大。葛勇的房间12平米,因为离单位近,房租一个月500多不算贵,他在这住了快1年了。“不过公寓均为住户,每层楼道间都相通,房间也多为隔断。我敲过那个墙,听声音像是空心砖,隔音效果不好。”

▲事发公寓南侧的胡同里,一位中年阿姨在打包行李。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事发公寓南侧的胡同里,一位中年阿姨在打包行李。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作坊

  公寓所在的新建村不停地有货车驶入,在一间间工厂、作坊门口停下,装上布料机器等货物,再运出村。也常有电动三轮车在胡同里,运送成捆的布料。

  这个拥有着82家服装制造企业的地区,随处可见悬挂或张贴的广告牌,上面大多写着“布料加工、裁剪、回收”等字样。

  多名村民介绍,早在十多年前,新建村就开始集聚起小工厂作坊,多以加工服装为生。

 ▲11月20日,村里一家服装作坊的员工在收拾放在作坊里的边角料。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11月20日,村里一家服装作坊的员工在收拾放在作坊里的边角料。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记者走访发现,一处两公里的胡同内,就有至少有11家作坊,其他则多为供工人住的群租房。